第三十章相思化形

小说: 狼崽子嗅蔷薇 作者: 青色星星 更新时间:2020-08-02 02:17:29 字数:2227 阅读进度:30/105

应夭夭被小五扶到房间,这才关上窗,回到之前冷清的模样。

“夫人……”小五有些担心。

“无碍,大概是相思要化形了。”应夭夭含笑道。

“那可太好了。”小五高兴地点点头。

小五退出去后,应夭夭上了床榻。

捂了捂胸口,应夭夭忽然又皱了皱眉。斜斜地躺在软枕上,长发散开,披落着,桃花眸氤氲着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按理说,相思应该是需要一段时间才会有动静。现在……明显还没有到时间。

回想起这几日来所见所闻,会不会?是之前遇到的两个,叫什么,小舟和小花的。

再想想之前月老讲过的,是不是,只要自己能撮合恋人,就能得力量,即念力。

念力所提供的力量为相思化形开始提供了条件,而相思化形依赖于自己的仙力。相思的化形,需要足够的仙力,需要从自己身上摄取能量。

只是,自己上午确实没做什么。所以,这才是自己格外困的缘故?应夭夭扯了扯嘴角。

或许,把两个家伙撮合成一对,对自己的仙力确实会大有裨益。

应夭夭又想到了自己在人族的身份,被供奉的红线仙,地位和月老差不多。

当然,月老工作,不止是一个人,而是月老及整个姻缘司一起。应夭夭呢,作为一棵天生地长且独一无二的多情木,亿万年前便被人们赋予牵姻缘的作用。

至于应夭夭作为红线仙,自然是因为拜她有用才拜。

应夭夭也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能力。不过,凡是在多情木前许过愿的人们,静听多情木独有的树木摇落声,便能得到来世再续前缘的机会。

当然,在开始的时候,应夭夭只有让有缘人再次相遇的能力。至于之后能不能成,便听天命了。

后来,大概某一任的仙帝,看到应夭夭作为红线仙所发挥的作用实在很大。索性,赋予了应夭夭的本命仙器相思琴呼唤有缘人前世记忆的功能。

自此,应夭夭这棵多情木,作为人界的红线仙,有了更多人族的信仰,也有了更多人族因许愿而贡献的念力。

当然,应夭夭主要的受惠对象,还在她树前许愿的仙人。

仙人长生,且富有。

应夭夭的化形,便是仙人拿来的一瓶仙露附益而成。

仙母的仙露千年得一瓶,而在多情木前许愿的仙人,已经活了几万年。

仙人得了缘,便还回一份缘。

应夭夭撑着额头,忽然想,也许自己的下界,不仅仅是自己在仙帝面前的低头,或是素凌仙君的面子。更重要的,大概只是把自己换个地方继续工作罢了。

罢了,换个环境,心情好歹舒服一点儿。应夭夭自我解嘲地想到。

果然,她还是太嫩了些。

碰了碰缩小版的相思琴身,应夭夭疑惑。难不成,自己促成一对对情侣,或许还能让相思成长,甚至更厉害。

相比小婴儿模样的相思,应夭夭觉得自己,大概更想要一个会走路的相思。

相思陷入沉睡,极难唤醒。这次,应夭夭费了好大劲,才把相思唤醒了一会会儿。

“相思。”应夭夭把小琴拿出来,轻触琴身。

“在的。”奶声奶气的小童音随着琴身的一震,响了起来。

“花朝那日化形?”

“是哒。”

“化形的模样,我可以看看吗?”应夭夭问。

“能的。”随着相思话音落,应夭夭意识里忽然出现了一个襁褓里的小婴儿——粉粉嫩嫩的小脸,弯弯月牙的眼睛,粉色如蔷薇花瓣的小嘴巴,和欢脱的两只粉雕玉琢的小手臂。

小手上一个个小坑看起来非常想让人咬一口,戳一戳。

小婴儿笑笑,呜哇着含着手指。

而应夭夭,能注意到小婴儿并没有开口,声音还是和之前一样,响在脑海里的。

“……怎么这么小?”应夭夭皱紧了眉。她不喜欢小家伙,尤其这么小的人族幼崽模样。

“因为主人能力不够呀。虽然我在姻缘阁的时候,撮合了很多对。但是,那些力量我是用不了的。我现在,从仙主身上,也只能吸收有关姻缘念力的仙力。”

相思声音还有些委屈,奶声奶气地让人心疼。

应夭夭面上一僵。

万万没有想到,相思化成这么小的模样,居然是自己的缘故。

“那,你长成和小五那般大小的模样,岂不是还要……”

应夭夭有些不太敢说下去。

难道还需要几千年几万年的岁月,才能等到相思化成成人形的模样吗?

“不是的,修成人身,需要很多念力。但是,之后的修炼成年龄更大的模样,便不需要很多了。只需要一点点的念力和自身的修炼,便可以了。主人~我会努力修炼的!”

相思可可爱爱的声音,非但没有让应夭夭高兴多少,反而更郁闷了。

她不喜欢人族仙族的幼崽形态。虽然,她喜欢妖族幼崽,尤其是毛绒绒的小家伙们。

这,大概也是应夭夭把灰灰带回来,却没有将其丢弃的主要原因吧。

更多的,应夭夭不敢多想。

“那我去帮助他们吗?这……会不会影响司命的命格簿子?”应夭夭疑道。

“不会的。一切的巧合和因缘际会,全是特意而为之的。”相思奶声奶气地回答。

“哦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应夭夭道。

“不过,主人还需要了解一点儿。那便是,如果在人界有了情,哪怕夫人是仙,也要留下来的。”

“那如果在妖界呢?”应夭夭感觉自己在胡言乱语。但是,说着也很开心。

“……主人还是不要轻易尝试的好。”相思纠结着小声音,委屈道。

“毕竟,我可是主人您唯一的法宝呢?”相思卖乖道。

“唔,可以算是。”说着,应夭夭拈起一片不小心误入床内的海棠花。

“……嘤。”相思小声抽抽。

“差不多行了啊!”应夭夭对相思很有一套。

“撮合有缘人,有什么限制吗?”应夭夭问相思,手指在上面动了动,落在了一朵蔷薇花花苞上。

“有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