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三章:开业请柬与活尸

小说: 美漫猎魔人 作者: 中年阿福 更新时间:2020-08-02 01:59:40 字数:2238 阅读进度:53/70

鬼泣事务所。

事务所里三兄弟与洛娜各自匍匐在办公桌的一角写着邀请函,现在洛娜暂时担任事务所的秘书。

小兔子佐伊在女巫事情结束以后就不好意思再事务所里住下去了,离开时依依不舍的和洛娜告别,眼睛却忽闪忽闪的看着阿ken。

三人打算在万圣节后一天开业,也就是11月2号,请帖会在万圣节前夜送达到地狱厨房各个大佬手上。

但丁相信收到请帖的他们一定会来的,毕竟事关自己的小命。

至于送信这件事最后还是落到了渡鸦头上,谁让它不起眼又会飞呢。

…………

万圣节前夜,纽约所有的社区都很热闹,孩子们打扮成各式各样的怪物挨家挨户的敲门讨要糖果。

“不给糖就捣蛋。”

孩子们稚气的话语,欢乐的笑声弥漫在各个社区,可惜,这些不属于地狱厨房。

“呼~”但丁深深的吐出最后一口气,把所有的邀请函摞在一起,只等午夜一到便让渡鸦挨个给那些大佬送去,而且但丁的要求是必须送到床头。

但丁伸了个懒腰:“行了,万事具备,等时间一到就可以了。”

“你确定这招有效果?”

阿ken有些怀疑。

“你想想,如果你是黑帮大佬,在一群小弟的保护中熟睡,有人却无声无息的潜入你的房间,明明可以杀了你,可是来人却没有,只在你床头放了一张邀请函,如果是你面对这样一个随时可以干掉你的人物你会不会害怕?要不要给面子?咱这叫先礼后兵。”

但丁语重心长的和阿ken解释道。

“那如果有人不给面子怎么办?”

“那就只能杀鸡儆猴了。”

“你搞这么大的事就是为了收保护费?咱现在也不缺钱啊。”

阿ken有些不理解但丁的想法。

“呵呵,谁告诉你不缺钱的,弥勒需要大量的钱买稀有金属炼器,我黑吃黑拿回来的那1000多万不够他造几天的。

而且我也需要一个正当的理由来对他们出手,赚取红魂,不然随意出手的话又会被神盾局找麻烦。

所以我的计划是让那些黑帮大佬交保费费,谁交了咱就承诺不接受针对他的委托,这样钱就来了。

不交的我们就去找他的死对头,象征性的收一点委托费把他干掉,这样我需要的红魂也有了来源。

如果他们联合起来对抗我们的话那就更简单了,这样我们也有理由缴了他们,还美利坚人民一个朗朗乾坤,得名又得力,多好。”

阿ken有些诧异的看着但丁:“你这是两头吃,两头堵啊,你什么时候变的怎么阴险了。”

“屁……我这光明正大的开事务所,生意人的事怎么能说成阴险?”

阿ken还想回怼但丁两句,突然急促的电话声突然想起。

他拿起电话一看,顿时眉头一蹙,无奈的接起电话,不耐烦的说道:“怎么了?又有什么事?”

电话里传来了佐伊的呼救声,然后突然挂断。

“谢特……佐伊出事了,我去看看。”

阿ken说完之立刻出门冲天而起,往佐伊学校的方向飞去。

但丁看着着急忙慌离开的阿ken吐槽着。

“啧啧啧……死鸭子嘴硬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阿ken一路飞到女巫学校,便看到数十具腐烂的尸体在学校的花园中摇摇晃晃,一个年轻男人趴在地上挣扎着想逃离这些尸体的包围。

阿ken落地,伸手进口袋里取出「光&影」,他虽然莽归莽,但是还记得但丁嘱咐过不要在普通人面前展露超能力,以免引来麻烦。

“砰砰砰砰!”

阿ken连续几枪打爆这些行动缓慢的尸体,架起年轻人走到别墅门前。

听到枪声躲在门后偷看的佐伊连忙打开门接他进来。

“门外的那些复活的尸体是怎么回事?你们搞什么幺蛾子?”

阿ken把年轻人交给佐伊的同学,嘴上不悦的说着,手上却抓着佐伊的手检查她有没受伤。

“我……我没事。”被阿ken抓着手顿时有些脸红的佐伊低声细语的说着。“那些东西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”

阿ken摇头叹气,这一屋子女人事真多。

“你们那牛气哄哄的至尊女巫呢?连这点活尸都解决不了也敢称至尊?”

“菲奥娜和福克斯校长都不在……”

阿ken一愣,听出了点什么。

佐伊称呼科迪莉亚为福克斯校长,对至尊女巫却直呼其名。

“算了算了,我帮你处理了那些活尸,你叫你同学乖乖躲好。”

阿ken一脸不耐烦的样子,却还是把傀儡「佐助」留下来保护佐伊,一个人出门去解决活尸了。

不到一分钟解决战斗,活尸纷纷被他爆头,看了看周围发现普通人后便运起念力把活尸集中在一处,一把火烧了后转身进屋。

“知道是谁袭击你们吗?”

阿ken看了看佐伊和同学问道。

佐伊乖巧的摇摇头,倒是她那一脸痴肥的同学开口回答道:“我听到了,不是来袭击我们的,是来找劳拉里的,那些都是劳拉里害死的人。”

阿ken皱了皱眉问道:“劳拉里是谁?”

佐伊疑惑的看向同学楠,她只知道劳拉里是学校的女仆,并不知道她具体的身份。

楠看了看佐伊,耸耸肩继续说道:“劳拉里是160年前的一位残暴的贵族,她的保养品就是用人类胰脏做的,后来因为伤害了巫毒女王玛丽的情人,被玛丽诅咒永生不死,然后被玛丽埋在了她房子的地下,直到不久前菲奥娜将她带回了学校。”

阿ken看了看佐伊问到:“为什么她会知道。”

佐伊还没回答,楠倒是骄傲的扬起下巴:“当然,只要我想知道的我都能知道,我有读心术。”

阿ken嗤笑道:“呵!读心术?你现在读我的心试试?”

楠脸上的表情顿时僵硬:“我……我读不到你……”

“呵呵,既然是那个劳拉里引来的麻烦,那她人呢?”

“躲起来了,现在在奎尼的房间。”

阿ken顿时头痛:“奎尼又是谁?”

佐伊小心翼翼的扯了扯阿ken的衣服:“奎尼是我同学。”